010.jpg   

(本文同步發表於「SJKen的浮光掠影」部落格,喜歡我的文章,請幫忙到「SJKen的浮光掠影 FB粉絲頁」按讚,謝謝。) 

 

 2010年7月25日首次發表,2019年6月27日改寫發表。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

    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張愛玲於1944年,也就是發表完『傾城之戀』小說的隔年,在『雜誌』月刊上,發表了中篇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在她的筆下,塑造了兩個經典的女主角 --- 紅玫瑰王嬌蕊與白玫瑰孟煙鸝,兩人從外表長相打扮穿著,到內在個性喜好,以及對愛慾的需求都不同,好像白天與黑夜,影子跟自己,既是對比也是互補,有著一種巧妙的平衡與對抗在,嬌蕊與煙鸝,在男主角佟振保的心中,一個是熱烈的小三情婦,一個是聖潔的正宮妻子...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的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子,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振保內心折射出來的女人只有兩種,一種是無私自我奉獻的聖女,一種是淫蕩無恥的妓女,前者無性,後者多慾。』

 

       在傳統的社會觀念裡,權勢,對於男人而言是春藥;對於女人而言,愛情是春藥,男人用權勢證明自己的存在感,也用權勢吸引女人;女人則用愛情證明自己的權勢與存在,能在愛情中主宰去留的女人,即使面對著擁有超級權勢的男人在眼前,也能輕易將其玩弄於股掌之間,因為女人明白,男人們在石榴裙下,只能俯首稱臣。  

 

      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透過男主角振保的口中,描繪出兩位風韻典型迥然不同女主角的神韻, 也點出了20世紀30年代男人心中對於婚姻中的正宮,與小三情婦的懷想與描摹,事隔半世紀,1994年由香港導演關錦鵬,改編執導成同名電影『紅玫瑰與白玫瑰』,由陳沖、葉玉卿與趙文瑄領銜主演,別飾演小說中的紅玫瑰嬌蕊、白玫瑰煙鸝與振保還獲得第四十五屆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題名,陳沖還憑藉王嬌蕊的角色,拿下第31屆金馬獎影后桂冠。   

 

1994電影『紅玫瑰與白玫瑰』,導演關錦鵬執導,陳沖、葉玉卿與趙文瑄領銜主演,影片引用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TPiO_kdR-o&t=347s

 

電影主題曲『玫瑰香』,詞曲創作 : 小蟲,林憶蓮演唱,影片引用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mw82bh5iQU

   

『紅玫瑰與白玫瑰』電影片頭曲,影片引用自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2y5qzjAirJ8

   

後來更改編成音樂與舞蹈等不同藝術形式,CCTV 以『紅玫瑰與白玫瑰』為主題的舞蹈演出,影片引用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QX1hWyUdjs&feature=player_embedded

 

       港星陳奕迅於2006年與 2007年唱過『白玫瑰』與『紅玫瑰』兩首歌,其實是同一首曲,分別填上了國語詞與粵語詞,展現了不同女人的丰采,歌詞中的含意,一樣是講述男人對於與不同女人之間的情愛感受,小說與歌曲創作的時間,相隔了 60多年,以音樂MV的形式,呼應了張愛玲原著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兩位女主角紅玫瑰王嬌蕊,與白玫瑰孟煙鸝的身影風韻。

 

紅玫瑰(國語版) 詞:李焯雄 曲/編曲:梁翹柏   演唱: 陳奕迅  ,影片引用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RK2kr3GF8o   

夢裡夢到 醒不來的夢 紅線裡被軟禁的紅
所有刺激 剩下疲乏的痛 再無動於衷
從背後 抱你的時候 期待的卻是她的面容
說來實在嘲諷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牽引太沉重 我的虛榮不癢不痛
爛熟透紅空洞了的瞳孔 終於掏空 終於有始無終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容易受傷的夢 握在手中卻流失於指縫 又落空

紅是硃砂痣烙印心口 紅是蚊子血般平庸
時間美化那僅有的悸動 也磨平激動
從背後 抱你的時候 期待的卻是她的面容
說來實在嘲諷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說愛都太過沉重 過度使用不癢不痛
燒得火紅 蛇行纏繞心中 終於冷凍終於有始無終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容易受傷的夢 握在手中卻流失於指縫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被偏愛的 都有恃無恐
玫瑰的紅 傷口綻放的夢 握在手中 卻流失於指縫 再落空

        

白玫瑰  詞:李焯雄  曲:梁翹柏  演唱: 陳奕迅 ,影片引用自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6grqL8VSVlA

白如白牙 熱情被吞噬 香檳早揮發得徹底
白如白蛾 潛回紅塵俗世 俯瞰過靈位
但是愛驟變芥蒂後 如同骯髒污穢 不要提
沉默 帶笑玫瑰 帶刺回禮 只信任防衛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你的法規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襯你的高貴
一撮玫瑰 模擬心的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下一世

白如白忙 莫名被摧毀 得到的竟已非那位
白如白糖 誤投紅塵俗世 消耗裡亡逝
但是愛驟變芥蒂後 如同骯髒污穢 不要提
沉默 帶笑玫瑰 帶刺回禮 只信任防衛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你的法規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襯你的高貴
一撮玫瑰 模擬心的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下一世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愛的法規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最美的姿勢
一撮玫瑰 模擬心的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襯你的高貴
給我玫瑰 前來參加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又一世

   

       在張愛玲筆下的男主角佟振保,一個舊時代偽善自私,外遇卻沒有擔當的渣男身影,他之所以選擇以紅白玫瑰,形容他生命中的兩位重要女人,是源自於他在英國留學時認識名為「玫瑰」,一位行事隨便瘋顛的華僑姑娘。

  

『他是正途出身,得了洋學位,並在工場實習過,非但是真才實學,而且是半工半讀,赤手空拳打下來的天下。事奉母親誰都沒有他那麼周到;提拔兄弟,誰都沒有他那麼經心;辦公,誰都沒有他那麼火爆認真;待朋友誰都沒有他那麼熱心,那麼義氣克己。他的俗氣是外國式的俗氣。他個子不高,但是身手矯捷。晦暗的醬黃臉,帶著黑邊眼鏡,眉眼五官的詳情,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縱然他遇到的事,不是盡合理想的,給他自己心問口,口問心,幾下子一調理,也就變得彷彿理想化,萬物各得其所。』 

 

      『從那天起振保就下了決心,要創造一個對的世界,隨身帶著,他是絕對的主人。』 

 

小說裡描述振保的第一次,是發生在巴黎,跟一個妓女。

 

 

       『這的一個女人,就連這樣的一個女人,他在她身上花了錢,也還做不了他的主人,和她在一起的三十分鐘,是他最羞恥的經驗 --- 當妓女穿上衣服,單露出一張瘦長的臉,那是個森冷的臉,男人的臉,古代兵士的臉。振保的神經上受了很大的震動。』 

 

 

 

        對許多在那個年代出生,又在傳統社會長大的男人而言,第一次的性經驗,往往都是在妓院中完成,而男人的第一次,因為挾雜著興奮緊張與無知,往往又很少像男人自己說的,是那樣的冠冕堂皇,所有關於攻擊、侵略、佔有到征服的情感宣洩,在性慾中想主宰全盤掌控之類的期待想像,都在挫敗的結果中褪盡。於是男人就將這樣的悲憤挫敗,繼續在之後的婚姻人生中投射,自然也造就了男人與女人之間複雜難解的情慾糾纏。

 

電影「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由趙文瑄飾演的男主角佟振保。

 

002.jpg  

       初看振保這樣的一個男人,從他的待人接物上來看,幾乎可以說是完全符合了中國傳統對男性的期待,不管那樣的期待,是不是一種傳統社會偽善的道德標準,也因此在做到了社會對一個好男人,或是有責任感男人的基本規範後,振保在自己的私領域裡,不管是對感情的忠貞與否,對性慾的需索渴求,那些關於個人身心激情與軟弱的放縱與壓抑,偷渡與發洩,就沒有人會特別去苛責。

 

       也因此在振保的情慾世界裡,我們才有機會看到了,在世俗鄉愿的道德標準下,無數個象徵著放縱享樂的紅玫瑰,與聖潔自持的白玫瑰的女人身影,在振保的一生中,不斷地輾轉出現,而振保唯一的志願,僅僅只想在自己的私領域裡,作一個絕對掌權的主人。

 

       在傳統的社會觀念裡,對於男人而言,權勢是春藥;對於女人而言,愛情是春藥,男人用權勢證明自己的存在感,也用權勢吸引女人;女人則用愛情證明自己的權勢與存在,能在愛情中主宰去留的女人,即使面對著擁有超級權勢的男人在眼前,也是玩弄於股掌之間,因為女人明白男人們在石榴裙下,只能俯首稱臣。 

 

       只是當男人想當主人的對象是女人時,就註定了一場遠自千古以來就已爆發,至今尚未看到平息的兩性紛爭,在一個平凡如振保的男人身上,展開了充滿衝突與捉迷藏的遊戲,但更精采的是在有形的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之外,同時還進行著兩個女人無形的競爭。

 

       紅玫瑰與白玫瑰的出現,早就注定了戲劇性的拔河,即使真有自命是上天的男人,也不見得能從自身中,散發出滋潤玫瑰的陽光;相反的,男人世界與生命的天空中,卻因為有了紅玫瑰與白玫瑰的出現,而有了斑斕的顏色,豐富潤飾了男人一向灰黯的情感蒼穹。   

 

       張愛玲在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塑造了兩種不同的女人,紅玫瑰王嬌蕊與白玫瑰孟煙鸝,兩人從外表長相打扮穿著,到內在的個性喜好,對性慾的需求迥然不同,好像白天與黑夜,影子跟自己,既是對比也是互補,有著一種巧妙的平衡與對抗在,嬌蕊與煙鸝,在振保的心中,一個是熱烈的情婦,一個是聖潔的妻子。 

 

       嬌蕊的出生是浪漫的,富有異國情調的色彩,她有著新加坡華僑,南洋風味的家世;成長和受教育的過程皆在外國,在倫敦的歲月,熟稔地玩弄著關於青春與愛情的遊戲,整個人散發出的就是,異於中國傳統的開放洋派。而說到嬌蕊的外在形像,張愛玲筆下的她,整個人帶點性感的豐腴,而衣裝總是強烈鮮艷而深刻誘人的,像是

 

「淡墨條子紋布浴衣」

 

「她穿著一件曳地的長袍,是最鮮辣的潮濕的綠色。」

 

「那沙龍布上印的花,黑壓壓的也不知到是龍蛇還是草木,牽絲攀藤,烏金裡綻出橘線。」

 

「她穿著暗紫藍喬琪紗旗袍,隱隱的露出胸口掛的一顆冷豔的金雞心。」

 

005.jpg003.jpg  

       相對來說,煙鸝則是出身於一個殷實商人家的女兒,因為成長過程中家道中落,書雖說也唸到了大學畢業,但整個人還是從小在嚴格的家教中,給人一種嚴肅到令人窒息的聖潔感,平常除了上學外不接觸人,沒有朋友,當然更不用說是和男人交往,於是煙鸝一直活在隔絕閉鎖的內心世界裡。自然難以親近。相對於嬌蕊的身軀,即使是豐腴也是性感迷人,煙鸝的身材恰恰相反,

 

 

「她細高身量,一直線下去,僅在有無間的一點波折,

 

   是在那幼小的乳的尖端,和那突出的胯骨上,

 

   風迎面吹來,衣裳朝後飛著,越顯的人單薄。

 

   臉生的寬柔秀麗,可是,還是單覺得白。」

 

   她的衣裝是「穿著灰澄紅條子的綢衫,給人的第一個印象是籠統的白。」

 

004.jpg 

00.jpg  

所以從外表上,延伸到食與性的,嬌蕊跟煙鸝兩人也展現了在自由與律己的差別,張愛玲巧妙地藉由吃的方式與過程,將嬌蕊對於情慾態度的自主性展露無遺。小說裡是這樣描述的:

 

    「王家的飯菜是帶點南洋風味的,中菜西吃,主要的是一味咖哩羊肉,王太太自己面前,卻只有一片烘面麵包,一片火腿,還把肥的部份,切下來分給了她丈夫。振保笑道:『王太太飯量怎麼這麼小?』士洪道:『她怕胖。』」

 

   「然而她出去不到半分鐘,又進來了,手裡捧著開了蓋的玻璃瓶,裡面是核桃糖,她一路走著已是吃了起來,又讓振保和篤保吃。士洪笑道:這又不怕胖了!』振保笑道:『這倒是真的,吃多了糖,最容易發胖。』

 

  「嬌蕊放下茶杯,立起身,從碗廚裡拿出一罐子花生醬來,笑道:我是粗人,喜歡吃粗東西。』振保笑道:『唉啊!這東西最富滋養料,最使人發胖的!』嬌蕊開了蓋子道:『我喜歡犯法。你不贊成犯法嗎?』振保把手按住玻罐,道:『不。』」

 

       從上述小說中的對話片段中,可以感受到身為人妻的嬌蕊,她的情慾是自在的是主動的,從飲食的隨性,到享受性愛的自由放浪,嬌蕊在愛情的掌握上,顯得隨心所欲,而小說中的振保第一次看到嬌蕊的反應,在張愛玲的筆下「像是吃了酒要失態似的。」沒想到先醉倒的卻是振保自己。

006.jpg 007.jpg  

而對於白玫瑰煙鸝跟振保之間婚姻生活的互動,張愛玲在小說裡是這樣描寫的:

 

  「只有在白天的浴室,她是定了心,生了根。她低頭看著自己雪白的肚子,白皚皚的一片,時而鼓出來些,時而癟進去,肚臍的樣式也是---」 

 

  「振保帶煙鸝去看醫生,按報紙的廣告買藥給吃她吃,後來覺得她不甚熱心,彷彿情願留著這點病,挾以自重。」 

 

        在張愛玲的小說筆下,我們看到了相對於紅玫瑰嬌蕊,在飲食到性愛的主動掌控,白玫瑰煙鸝,在看似近乎死寂被動蒼白的反應,其實還是有著對隱晦的情慾在,就像她跟裁縫師之間,化被動為主動的掌控,當女人在愛情上,掌握了主控,自然也就掌握了情勢,滿足了自我的需求,更像男人一樣享受權勢的春藥,所帶來的身心舒暢,而這一切也早就從中國老祖宗傳下來的古訓『飲食男女,人之大慾。』中得到證實。 

 

        張愛玲在另一篇小說『色戒』中,曾經寫到『到男人心裏去的路通過胃;到女人心裏的路通過陰道』,從中就可以明白張愛玲對於飲食男女的透澈領悟,而這樣的想法,在『紅玫瑰與白玫瑰』中,藉由振保與兩個女人之間的情慾輾轉,有了直接而坦白的宣洩。

 

       關於一般男人明媒正娶的妻子,張愛玲在小說中,藉由白玫瑰煙鸝跟振保之間,按部就班水紋不驚的互動中,點出了從愛情到婚姻之間的要命變化。

 

      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最為人所知的一段文字,就是形容振保跟紅白玫瑰兩種女人之間的比擬: 

 

     『振保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他說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一個是聖潔的妻,一個是熱烈的情婦,普通人向來是這樣把節烈兩個字,分開來講的。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而這樣深刻的體會,當然或多或少也跟真實生活裡,張愛玲跟胡蘭成之間的變動有關,從兩人初識時,被視為文壇新星,擁有寫作天才的張愛玲,卻因為胡蘭成一句喜歡自己刊登在『天地』的照片,便十分用心地將照片找了出來,還在背後寫上了『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裏開出花來。』

 

      這樣因為愛情的歡喜,而放低了姿態的身影,不也正是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白玫瑰初識振保時心中的思維,當愛情成了女人心中的理想,即便天資聰穎早已看透情慾糾葛如張愛玲,也是在只要感情的世界裡,有人懂她的心理下,不顧當時世人對胡蘭成漢奸身分的評價,也不在乎胡蘭成是已婚男人,年紀又大她15歲的差距,為愛勇往直前。

 

       在認識不到一年,1944年8月,張愛玲抓緊了胡蘭成離了婚的機會,便主動嫁了胡蘭成,沒有任何法律程序與公開儀式,只是一紙婚書為憑,兩人就此私訂了終身結成了夫婦。

 

        當時兩人只在結婚證書上寫了『胡蘭成與張愛玲簽訂終身,結為夫婦。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簡單平凡到讓人為張愛玲感到委屈。 

 

       但隔年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身為漢奸的胡蘭成自知難逃輿論譴責,早已做好了逃離隱藏的準備,新婚夫妻才一年不到,兩人便開始了長時間的分離,一開始張愛玲還想盡辦法暗中資助胡蘭成,卻沒想到胡蘭成即便是人在逃難途中,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還是不改其性好漁色的天性,又分別跟范秀美與余愛珍有了姦情,一次到溫州的探訪,讓張愛玲看清了胡蘭成的真面目。

 

      1947年6月,張愛玲主動寫了給胡的訣別信,信上是這樣寫的 :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是早已經不喜歡我的了。這次的決心,是我經過一年半長時間考慮的。彼惟時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難。你不要來尋我,即或寫信來,我亦是不看的了。』 

 

        當時的胡蘭成,因為張愛玲跟其他人的暗中幫忙,已經順利地脫離了險境。張愛玲選擇他安定沉穩生活的時候,才寫了訣別信,隨信還附上了30萬元,兩人之間的婚姻與愛情就此徹底地謝幕。

 

       即便後來胡蘭成也曾寫信給張愛玲的好友炎櫻,企圖挽回這段感情,但張愛玲鐵了心不再理他,張愛玲在這段感情中,從愛情到婚姻的輾轉中,在她的身上,我們看到了為愛低頭的白玫瑰,也看到了勇敢追愛又斷愛的紅玫瑰,小說中的紅玫瑰嬌蕊與白玫瑰煙鸝,其實都有著張愛玲真實人生自我經歷的投射,也可說是張愛玲真實世界的兩個化身,這說明了一個女人,在愛情裡,絕對不會是永遠的紅玫瑰,或是白玫瑰。

 

       每一個女人,在愛情中的努力,讓她們在無形中,游移在像嬌蕊化身的紅玫瑰,與煙鸝化身的白玫瑰之間,她們從來不需要像振保這樣的傳統男人,把征服跟當絕對的主人掛在嘴邊,卻始終不曾真正為自己的生命做主過。

 

      紅玫瑰與白玫瑰般的女人,不管是放縱還是壓抑,她們不曾將當自己的主人放在心裡,而是從每天的身體力行中,一點一滴地去累積去實現。 

 

       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裡的愛情,終究還是隨著振保對紅玫瑰嬌蕊的猶豫,與婚姻中對白玫瑰煙鸝的出軌而散盡了! 這樣的結局,跟張愛玲真實人生裡的經歷,有著雷同的悲傷。

 

       張愛玲在分手時,曾經對胡蘭成說:『我將只是萎謝了。』 但令人惋惜的是,凋謝的,似乎不只是兩人之間,那一段驚世駭俗的傾城之戀,不只是張愛玲,一顆曾經勇敢追愛的心,連同她寫作的才華,也從此跟著深埋,不再閃耀光芒。

 

       其實,我們可以從她即使到最後分手時,都還那樣為胡蘭成著想,而且一生到死,也不曾對兩人之間的愛情輾轉起落,說過一個恨字,就可以感覺到張愛玲這樣的奇女子,始終還是保留著對胡蘭成的愛意,而這一切只是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 --- 胡蘭成懂她。

 

       天才成長的過程中,本來就是寂寞的時間多,能有幸碰到了知音,當然是極為珍惜的,也因此為了一個懂自己的男人,張愛玲義無反顧地付出女人最珍貴的愛情。 

 

       只是胡蘭成傷她太深,深到兩人分手,1955年赴美以後的張愛玲,作品量銳減,除了1967年發表的長篇小說『怨女』之外,都轉為劇本寫作,跟紅樓夢的評論,與英譯一些文章上,跟她在1943到1945年的大量原創作品期無法相提並論,而這可能也跟她第二段婚姻的丈夫早逝有關。

 

       赴美隔年 (1956年)張愛玲結識了劇作家賴雅,同年八月兩人便在紐約結婚,只可惜賴雅於1967年,兩人結褵十年後便病逝,張愛玲一直到1995年離世前,一個曾經那樣為愛奔波的女子,卻獨守了將近 30年的空閨,對一位一生勇敢追愛的奇女子而言,真的讓人情何以堪。  

 

       而相對於張愛玲的癡,胡蘭成的歷史與感情評價都十分不堪,或許小說中一段形容振保的文字,也深刻地寫出了胡蘭成一般男人對女人都有的心態 : 

 

      男子憧憬一個女子的身體的時候,就關心到她的靈魂,自己騙自己說,是愛上了她的靈魂。唯有佔領了她的身體之後,他才能夠忘記她的靈魂。』



       在小說裡的振保,為了傳統的信仰,為了想當自己私領域裡絕對的主人,而放棄了真正深愛他的紅玫瑰嬌蕊,娶了符合社會傳統規範,貞潔到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白玫瑰煙鸝,卻因為婚後生活上的情慾,無法從聖潔無暇的妻子身上得的滿足,結果又以嫖妓度日。

 

       多年之後,當振保再次見到幸福的紅玫瑰嬌蕊時,流下了男兒淚,至於那眼淚的背後,究竟是為了自己終究沒能當上自己生命中的主人的挫敗而流淚,或是只是為了當初一時的猶豫,做了順應傳統社會期望,卻造就了三人之間的痛苦輾轉的懺悔之淚,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畢竟他小看了女人內心裡,為愛而生的堅強意志,不管是曾經享受魚水之歡的紅玫瑰嬌蕊,還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白玫瑰煙鸝,振保都是挫敗的,他也不曾真正在情愛的私領域裡,成為絕對的主人。

 

       藉由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裡,紅玫瑰嬌蕊與白玫瑰煙鸝,兩個女人在婚姻情慾之間留下的身影,我們看到了張愛玲對大時代沉默的反抗,與人生無常命運的抗衡。

 

       在她小說筆下的女人們,都有著她自身真實生活經歷的投影,小說裡的人物也許戲劇化了一些,典型了一些,但對於那個時代洪流下,真實世界的女人所遭受的種種拘束,卻是一點都不誇張的!

 

       張愛玲筆下的紅白玫瑰,即使放到了21世紀的現在,依舊是得到許多世間紅男綠女的共鳴,只是不知道,半世紀過去了,小說裡這樣的氛圍,卻依舊得到這樣深刻的共鳴,張愛玲地下有知,是該高興還是傷悲呢? 

   

(續看其他兩篇)

張愛玲與她小說中的女人們(一)傾城之戀  http://petermurphey.pixnet.net/blog/post/11597157

張愛玲與她小說中的女人們(三)半生緣 http://petermurphey.pixnet.net/blog/post/11597157

 

 

(註)

一、本文中所引用之影片,純粹是為引薦張愛玲女士的作品,讓更多朋友了解張愛玲女士的作品,無任何商業利益目的,如有侵權請告知,將立刻取下。

 

二、以上使用相關之影片轉載自Youtube 『紅玫瑰與白玫瑰』電影、電視與音樂MV 相關影片,版權歸屬相關單位,包括Youtube、關錦鵬、CCTV3等相關電視、電影、音樂發行公司或上傳者所有,請勿移作任何商業目的引用。

 

三、本文文字除相關引用張愛玲女士的小說文字外,其餘皆為SJKen 輕煙飄過原創文字,文字歸屬SJKen 輕煙飄過個人所有,未經書面同意,請勿任意分享引用與轉載,如經同意轉載時,並請註明原文作者姓名與文章出處。

 

四、 陳奕迅演唱的『紅玫瑰』與『白玫瑰』MV 版本轉載自Youtube,歌詞轉載來自 ※Mojim.com 魔鏡歌詞網

 

五、 想更進一步了解張愛玲生平與其作品的朋友,

請看這裡  http://www.rthk.org.hk/culture/cchannel_lit/chang/

她的生平簡介 http://www.rthk.org.hk/culture/cchannel_lit/chang/bio.htm 

    全站熱搜

    SJKen的浮光掠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