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分享一篇朋友寄來的網路故事,故事是這麼寫著的:

「有間廟宇,蓋在一座大湖中央,大湖一望無際,廟中供奉著,傳說中菩薩戴過的佛珠鍊子,廟裡只有一艘小舟,供和尚出外補給用,外人無路接近,把佛珠鍊子放在湖中廟,更顯現佛珠鍊子的珍貴與安全。

 

廟裡,住著一位老師父,帶著另外幾位年紀較輕的和尚修行,和尚們都期望能在這個山清水秀的靈境中,加上菩薩鍊子的庇佑下,早日修道完成。這幾位和尚潛心修練,直到有一天老師父召集他們說:『菩薩鍊子不見了!』和尚們都不敢置信,因為廟中唯一的門,二十四小時都會由這幾位和尚輪流看守,外人根本進不來,佛珠鍊子不可能不見,和尚們議論紛紛,因為他們都從和尚變成嫌犯。  

  

老師父安慰這群和尚,說他並不在意這件事情,只要拿的人能夠承認犯錯,然後好好珍惜這串佛珠鍊子,老師父願意將鍊子送給喜歡的人。所以老師父給他們七天靜思。第一天沒有人承認,第二天也沒有,但是原來互敬共處的和尚們,因為多了猜疑,彼此間已不再交談,令人窒息的氣氛,一直持續到第七天,還是沒有人站出來。

 

老師父見沒有人承認便說:『很高興各位都認為自己是清白的,表示你們的定力已夠,佛珠鍊子不曾誘惑得了你,明天早上你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修行可以告一段落了。』隔天早上,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和尚們一大早就背著行囊,準備搭舟離開,只剩一位雙眼失明的和尚,依然在菩薩面前唸經,眾和尚心中鬆了一口氣,因為終於有人承認拿了鍊子,讓冤情大白。老師父一一向無辜的和尚道別後,轉身詢問雙眼失明的和尚:「你為什麼不離開?鍊子是你拿的嗎?」


雙眼失明的和尚回答:『佛珠掉了,佛心還在,我為修養佛心而來。』 
「既然沒拿,為何留下來承擔所有的懷疑,讓別人誤會是你拿的?」師父問到。 
雙眼失明的和尚回答:『過去七天中,懷疑很傷人心,自己的心,還有別人的心,需要有人先承擔才能化解懷疑。』
老師父從袈裟裡,拿出傳說中遺失的佛珠鍊子,戴在雙眼失明和尚頸子上:『鍊子還在,但只有你學會了承擔。』」 
 

 

這篇網路文章原本講的是一家公司裡的高級主管,找來一位能力甚強的明日之星,告訴他,之前他的直屬主管,為了成就他而遞辭呈讓賢前,所講的一段故事。最後高級主管,告訴了這位明日之星並提醒他:「你還沒學會承擔,因為別人心中有你,而你心中只有自己。」

 

其實工作上是如此,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也常是如此。面對別人的苦心,卻常常拘泥於外在的形式而不自知,面對他人的責難,或是忽略強做自信,或是立即反唇相譏,求一時的痛快淋漓。

  

總要等到靜下心來深思後,才發現難聽的話,背後往往有著更深的涵義,總要事過境遷才能明白,別人的用心良苦,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理解,那也只能說自求多福了。

  

其實一般人都知道的是,愈親密的人說話愈直愈難聽,比如像是身邊親人對我們說的話,但我們往往因為對方一語中的,讓自己的面子掛不住,所以便常以不耐煩的態度回應,即便我們早已了然於心,也明白他們所說的話,無論如何是對的,或至少有幾分道理的。 

  

至於在職場裡,公司與同事,或是平常與朋友之間的相處,就更是因為個人意識高漲,而逐漸形成了一種迷思,也就是拘泥於彼此親疏之間的交情深淺,而來決定如何因應對方的批評。

  

但是,很多時候我們也明白,愈是交情好的朋友,或許是因為太熟了,長久相處下來,早已了解與摸透了自己的脾氣個性,所以反而未必肯說出真相,因為知道多說無益,然而也因此在老朋友之間,失去了客觀而一針見血的評論能力;

  

而一般人對於陌生朋友的批評,常常是先氣憤於那些批評外在形式的不恰當,或是反唇相譏指責自己的人,對方自身的不完善,而失去了單純回歸,去思考那批評的本意。

  

其實對方的友不友善,跟其所下的評論之間,不盡然有著絕對的因果從屬關係,三個臭皮匠尚且贏過一個諸葛亮,更何況『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正因人不能清楚地看到自身的問題,或是明明知道,卻總是拖延忽略問題的存在,所以才需要诤友的存在,

  

只可惜大部分人在生氣的時候,寧可選用虛張聲勢的言語反擊,來表達當時的不滿憤怒,也不肯退一步去思考評論背後的意義。這樣的思考模式為的是甚麼?究竟值不值得,也真的只有自已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情緒,這麼容易受到別人言語的激怒,或是擺弄影響,更別提以一兩句責難的話語,便藉以遽下對一個人的判斷。

  

當人與人之間,拘泥於這些表面上的輸贏而引以自豪的時候,卻也在無形中,也讓我們失去了一些更為寶貴的人生功課,而這或許就是每個人來到這世上,所要學習的功課之一,只是人性秉悟的差異,究竟還是讓人有了分野,工作得愈久,愈明白一直讚美你的上司,不見得是在幫你,一直對你直言批評的同事,也未必就一定是敵人,拿捏之間,就看每一位朋友的領悟。 而這門功課,除了對於個人,對於所有現在台灣過活的人們,與所面對的社會國家,同樣是很重要的一課。

  

最近這幾年,反覆地在這塊曾經被譽為寶島的土地四處肆虐,看著一場場早已預知,因為多年來天災人禍惡性循環下,每逢颱風重複的災難無情地湧現,真實而殘忍地,撕碎了許多原本和樂的家庭。只是在無情的風雨聲中,

  

我們看到的依然是惡質的媒體,以商業操作的手法,炒作一些看似表面關懷,實際卻缺乏人性同理心的報導;

 

我們也依然看到攝影鏡頭前,一些類戲劇灑狗血似地記者搏命演出,聽著採訪記者對著受難人家屬,問著那年復一年,愚蠢荒謬到令人憤怒的問題,

 

我們雖然也明白,這些新聞小兵的身不由己,知道背後操縱他們的所謂新聞高層的冷血,在他們的眼裡,一個個年輕記者生命,可能因為危險採訪而造成的生命起落,還比不上收視率表上的小數點起伏,

 

看著電視螢幕裡,那一幕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上演,哭天搶地的痛失親人的人們,聲嘶力竭地哭喊著的景象,還有那永遠慢一拍的官式回應,

  

以及那些拿別人生死,成就自己的所謂名嘴,我們當然可以繼續怪罪藍綠紛爭,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假民主之名,濫用民主盡情謾罵,然而等到罵完了之後呢?從最近這段時間,所觀察到的種種選舉亂象,顯然朝野與人民三方都還沒真正覺醒,也還未學會真正的承擔,用心去思考與理解到投下選票後,自己要承受的重擔,可是會實實在在地反應在我們的生活裡,影響著我們如何過日子。

忘了政客永遠是政客,如果你相信政客們,那些天花亂墜神明前斬雞頭發誓的辯白,跟沒事又哭又跪又鬧,又上法院按鈴控告所塑造的清白,然後就傻傻地在選舉的關鍵時刻,將自己手中最重要的民主權利輕易交出去,交付給那些無恥至極的立法黨團代表濫用,然後再期望能倚賴那些短視近利,唯商業利益是圖的噬血媒體,以民主之名來查弊救國,就是忽略了我們自己身為國家主人應有的承擔。

  

 一個國家的國運,也像是一個人的人生一樣,難免起落浮沉,台灣這些年的起落,當然跟跟教育、政黨、全球經濟盛衰轉變多少有關,我們無從預知未來,只覺得這些年的台灣,像是雙城記裡寫的景象,正處在一個最壞的年代,在這塊土地上,似乎只看到重複上演著,劣幣驅逐良幣的悲劇,IQ不敵EQ。我們這一代,因為全球冷戰的思維影響,幸運地沒有再經歷過上一代面臨戰爭的痛苦經驗,卻因著一個早已無需再去爭辯的事實,自己在這個資源十分有限的島國上,年年上演著生靈塗炭的精神內戰,過往令人遺憾的錯誤的歷史傷痕,竟然可以成為有心政客,一再煽動撕裂同一塊土地上人心的利器,真正的問題根源,不是別人,是出在縱容這些媒體、政客、名嘴,怪力亂神與演藝明星的人們,也就是----我們自己身上。

  

台灣每逢選舉,政壇、地方派系跟傳播界,就會像是一只只被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各式各樣過時失意的政客、永遠是別人錯的淺薄名嘴,開始透過傳媒,共同上演著,一齣又一齣小丑跳樑群魔亂舞低俗不堪的選舉把戲。台灣的媒體,為了生存競爭,永遠將收視率跟廣告收入擺在第一位,不分藍綠,有錢便是大爺,當然義不容辭地提供舞台,讓眾多妖孽一一現身橫行當道,那景像比西方萬聖節的妖魔鬼怪還更猖獗,多到令人眼花瞭亂。

 

如果過程中,這些政客小丑因為演技太差勁,傳統伎倆全被選民拆穿,媒體還會想辦法煽風點火,務比極盡所能地妖魔化相關人物,以行集體催眠選民之能事,看著最近一連串政壇上百里侯,種種精心算計相互攻擊,還有街頭小巷成天擾民清靜的宣傳車,要說他們有多尊重選民,以選民的安寧為日夜記掛,那才真的作春秋大夢,笑翻眾人!

  

問題是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選民,寧可被牽著鼻子走呢? 除開那些本來就依此為生的地方派系樁腳之外,有時看著選前選後,就不禁想著台灣的選民,在善良跟愚蠢之間,經常有意無意地,自己用選票親手畫上了等號。 

 

為什麼那麼多人,心甘情願地受著政治人物甜言蜜語的迷惑,他們在選後的傷心失望,對照著政客的無恥厚顏,或許令人同情,但當民主的制度,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已經走過了這麼多寒暑,本該早已然成熟的台灣選民,卻老是做出一些不成熟的抉擇呢?

 

人民透過自己用選票投出的政客之後,再來氣憤於當時被蒙蔽的同時,有多少人,真正勇於去承擔當年自己的決定呢?又有多少人從挫折中得到了真正的教訓呢?只因人心狡詐的依然狡詐,無知的依舊無知,愚昧的終究愚昧,沉淪自必沉淪,天地生滅自然有它的道理,俗語說『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如今在台灣,妖孽四起張揚,究竟還有多少人心,願意放下無謂的爭執,懂得謙虛學習,逐漸靜心涵養犧生靈呢? 

 

當我們罵完了一圈又一圈,感覺很痛快的時候,卻不知道根本的亂源,就是身為人民的我們自己,一群不知反省與承擔的人們,所造成的傷害,過往的歷史早有明鑑,多說也是枉然。可惜的是,從在過去這些年,我們已經充分了解政客言語的虛空無恥,口頭謾罵的確是容易的,但用心治國卻是困難的,如果不想將台灣全民的前途,斷送在貪官與媒體治國的手裡,我們需要更多的自省與行動,而不是一昧在選前的清算與鬥爭,或是言語上的孰是孰非誰高誰下,那些都無濟於事,從朝野兩邊巧言令色的政務官言行上一點都不難分辨。那些無良政客的荒謬與巧言令色固然可恥,但一個個不肯虛心承擔民主惡果的人民,用冷漠與粗暴的選票,面對著社會與國家的發展時,就等同親自扼殺了自己在這片土地上的生存與成長的時空。 

 

這條改變現狀的路上,不管是對個人,還是整個社會與國家,每一位朋友都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而這一切真的跟宗教神祇無關,只是個人的一種選擇,但這些選擇加總起的結果,卻會影響每個人不同的人生,與國家社會未來發展的方向。人終究必須要學會承擔,不管願不願意,其實不管是因著別人的評論,或是自己的覺醒也罷,生命的路上有人扶持總是好的。言語之間的好聽與否,時間會去證明,雙方都需要更高的智慧,與更大的耐心去看待。 

 

從個人到社會與國家,當一個土地上的人們,不斷地用自己的私心與愚蠢,在一點一滴破壞著,上一代的胼手胝足的努力時,又怎麼能只怪國際社會的瞧不起? 只要在投下你生命中,或對社會國家選舉的選票前,能夠仔細想想未來你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去承擔你所做出的決定,那就是一個好的開始,但願也能引領我們在生命的旅程上,還有這塊我們共同擁有成長的土地上,走向一個實實在在的康莊大道。 

 

如果有幸,那麼是天佑台灣,讓亂象得以有撥亂反正的一線曙光,如果沒有,那就是這塊土地上,一群不懂感謝上天,只知跟妖魔共舞,又不知團結為何物的人們最後的選擇,與必須要共同面對的命運與承擔,至於那些雙重國籍狡兔多窟,或是以為移民就能逃脫噩運的政客與自私的人們,別傻了,上天自然會收拾你們的,只是早晚。

 

(註)  原創文字作品,版權屬SJKen 個人所有,分享轉載引用前請留言告知,並請註明出處與作者,未告知盜用者必究,謝謝您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JKen的浮光掠影 的頭像
SJKen的浮光掠影

SJKen 的浮光掠影(影評‧美食‧旅行與創作生活手記)

SJKen的浮光掠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