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碗飯,不過一念間。
邀稿請洽sunshinetoday168@gmail.com ,謝謝。 日與夜、光與影、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交融,電影世界的開端,往往從我們忽略的城市一隅開啟。

目前分類:奧地利電影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m20130606_144431_615456_f54adac53381595

 

 「事實沒有絕對,真相,往往有許多版本, 

不同的角度與觀點,就會衍生不同的真相與事實; 

問題只在於,你選擇相信了哪一個版本的真相與事實, 

它就成了你心中最後的真實。」--- 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 

 

  

今年三月剛看過「 Amour 」(「愛‧慕 Amour」--- 死神面前,愛神與病魔的生死交鋒)這部從20122013年,一路橫掃全球各大影展,奪得超過50個重要獎項電影的朋友,對於奧地利導演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必然印象深刻。
 

他被譽為當今最後一位現代主義導演,作品影像風格緩慢冷冽,批判國家、社會、種族、階級等向來犀利,電影對白向來極簡,卻又是直指人心,句句深切地刻畫出人性的陰暗面,還有愛與暴力的糾纏交錯。他的電影向來言之有物,從不為了取悅觀眾而拍片,也徹底顛覆了一般人認為看電影是一種娛樂的偏頗認知。
 

這跟他1989年才開拍人生第一部電影處女作「第七大陸  Der siebente Kontinent」有關,當時已經47歲的他年近半百,算是起步甚晚的導演,但也因為前半生累積了豐富的人生經歷,演員、編劇,橫跨電視台、舞台劇的編演經驗,都成了他後半生創作至今最好的養分。

 

對很多人而言,人生半百都已是屆臨退休,他卻是從此光華綻放,作品叱吒影壇風雲二十年,至今風起雲湧耀眼奪目,他的成功,讓許多還在影壇耕耘的老將很大的鼓舞,證明了「老馬伏驥,志在千里」壯志雄心的可行。 

SJKen的浮光掠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PP1.jpg 

          甚麼樣的場合,可以一次聽到當代極富盛名的鋼琴大師,像艾馬爾(Pierre-Laurent Aimard)、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郎朗(Lang Lang)等知名音樂家的演奏? 還可以讓這些大師們,一而再再而三不厭其煩的重來呢?

 

         答案不是政商名流齊聚的慈善音樂會,而是在一部電影裡,一部記錄鋼琴大師背後的知音人,「史坦威鋼琴」(Steinway and Sons)駐維也納的首席調音師史戴芬‧克努佛(Stefan Knupfer),以巧手展現鋼琴調音的精湛專業,還有以無比的耐心,與高超的溝通技巧,協助鋼琴大師做好完美獻技前準備的影片「我為琴狂(Pianomania)」。 

P7.jpgP9.jpg 

   

        最近一連看了兩部十分精彩的記錄片,都是身為一般觀眾的我們,平常很少有機會看到的藝術演出前的排練記錄片,一部是「舞動芭黎,掌聲蕾動」(La Dance  The Paris Opera Ballet),介紹的當今全世界最頂尖的巴黎加尼葉歌劇院(Opéra de Garnier)的芭雷演出排練,關於藝術總監如何穿梭在舞蹈大師與贊助名流之間的奮鬥過程;另一部就是這部「我為琴狂」(Pianomania)關於鋼琴大師背後那雙手,世界一流鋼琴調音師的故事記錄片。 

  

        我們常聽到的一句話: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語出「論語」衛靈宮篇,意思是說工匠想要將他的工作做好,一定要先將工具磨利,比喻要做好一件事,事前的準備工作非常重要,對鋼琴家而言,最重要的演出工具,當然就是鋼琴,而鋼琴跟鋼琴家之間,要達到琴瑟合鳴的忘我境界,就需要仰賴跟鋼琴家一樣,需要擁有一雙巧手跟一對銳耳的調音師,因為沒有對音符音準的精準聽力,跟專業調音的巧手,一般人是端不起這飯碗的;而有趣的是當你也擁有鋼琴家精湛的琴藝跟聽力時,為什麼有人願意放棄幕前燈光聚焦、掌聲雷動的光環,而甘心屈居幕後,當鋼琴大師背後那一雙不為人知的巧手,在這部電影裡,你將在古典音樂專輯製作人,與調音師的對答中,得到一個出人意表的答案。 

SJKen的浮光掠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