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jpg 

 

  「請記住,如果我到最後因病而失去了自我,

     請不要讓我,成為我摯愛親人的負擔,

     更別讓我成了別人眼中的老廢物,

     請容許我保有最後的生存尊嚴 ...」

  

         這是墨西哥電影「香草之家 Las buenas hierbas」中,一段年邁的母親,在經過醫生診斷,確定罹患「阿茲海默 Alzheimer's disease」病症,逐步踏上生命最後的旅途前,對女兒所說的一番話,是一位母親對女兒的親情叮嚀,也是一位生命行將入土的母親,對女兒的懇求,更是一位長者對自己生命終程前,一份對尊嚴最後捍衛的期許。

 

L10.jpg 

 

         從2002年由Judy Dench 茱迪‧丹契主演的英國電影「長路將盡 Iris 」描述一位知名女作家 Iris,罹患失智症的真實故事開始,從西方的英國、冰島,到東方的台灣、日本與韓國電影(請看我另一篇文章「生命之詩--- 一首走過歲月滄桑,生命即將遺忘的詩篇 」http://sunshinetoday168.pixnet.net/blog/post/31279116) ,包括了即將在這周五(6/17) 上映的內地電影,由舒淇與劉燁主演的「不再讓你孤單」( http://channel.pixnet.net/movie/review/detail/2048 ),都從親情、愛情到友情不同的角度的情感起伏中,觸及了「阿茲海默症」這至今令醫界無解,嚴肅的生命課題。

  

「香草人生 La buenas hierbas 」電影中文版預告

 

 

L35.jpgL23.jpgL3.jpgL37.jpgL39.jpgL15.jpgL13.jpgL32.jpgL2.jpgL34.jpgL6.jpgL8.jpgL11.jpgL5.jpgL41.jpgL46.jpgL16.jpgL17.jpg   

 

          電影描述一位單親的女子妲麗亞(由烏蘇拉‧普魯聶達 Ursula Pruneda 飾演)、,擺脫了過往年少輕狂的荒唐與叛逆,離婚後獨自帶著兩歲的可愛兒子宇宙,回到家鄉,在一家地下廣播電台兼職,她和研究民族植物學的母親(由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 飾演),過著恬適的鄉居生活,妲麗亞的母親是一位氣質優雅的民族植物學家,與先生分居後,成天埋首於花草之中,特別是古老香草的療效研究。而隔壁鄰居則住著一位樂觀獨立的老太太,成天絮叨著關於她那意外喪生的孫女,也常和周遭的朋友,分享生活上的笑話。

  

        妲麗亞一方面照顧著年幼的兒子,在眾多追求者之中,享受著愛情的歡愉,對於母親希望她能跟在身旁,多學些關於香草自然療法的叮嚀,總是笑笑地帶過,不曾認真地看待。然而,看似幸福寧靜的一家人,正努力地過著生活時,命運與意外,總是在此時找上了門,妲麗亞的母親,被診斷出罹患了阿茲海默症,電影原先充滿笑聲歡愉的節奏,從此開始急轉直下。

 

  

L28.jpgL27.jpgL30.jpgL14.jpgL43.jpgL29.jpgL33.jpgL19.jpgL18.jpgL25.jpgL38.jpgL20.jpgL1.jpgL6.jpgL31.jpgL42.jpgL40.jpg  

 

         因為阿茲海默症,主要是侵襲人的腦部,記憶的喪失,是阿茲海默症最早出現,也是最顯而易見的的病徵,尤其能記住很久以前陳年舊事,卻記不住前不久,才剛剛才發生的事,所以在電影裡,一開始是妲麗亞發現母親向她抱怨,家中似乎出現小偷,因為母親感覺到有人夜晚站在窗外窺伺著她,而且鑰匙也不見了,但妲麗亞隨後卻在母親的工作桌上的罐子裡,看到了鑰匙安然無恙地在其中。但這些剛開始的症狀輕微不容易察覺,而且這些症狀也可能是年老記憶力的自然衰退,非阿茲海默症特有。也因此坦麗亞一開始並未了解到這病症的嚴重性,以及未來病患家屬在日常生活,因為照料病患而可能產生的遽變。

    

           直到聽到醫生正式的宣告之後,隨著時間的向前推移,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母親的記憶也逐漸地消褪喪失,從一次母女準備出外在選穿裙子的過程中,母親完全無法控制的性格焦慮煩躁,還又不斷重複的言語偏執多疑,開始嚇到了妲麗亞,兩人最後是在相互擁抱哭泣中結束了那場紛亂。更令人驚訝的是,失憶的母親卻又在無意間,說出了妲麗亞另有生父的秘密,這讓對過往生活感到迷惘的妲麗雅,逐漸開啟了一段追尋母親過往青春記憶的心靈旅程,而在充滿花草、昆蟲、古老儀式的氛圍中,妲麗亞開始了一段如電影海報中所說的「關於人與自然、愛與記憶、生命與傳承」的生命之旅,在與失智母親日常生活的相處照料中,對於生死有了更深的體認,也逐漸找回了屬於自­己真正的想望。  

 

        但從那之後,母親的病症更事愈發嚴重,所有阿茲海默症病患的症狀全部出現,包括了約好要聽音樂會,卻忘了約定的時間、地點與原先要做的事情,獨自一人在街上遊蕩,如果不是妲麗亞即時找到她,可能會發生就此迷路回不了家的情形。而根據研究顯示,那是因為阿茲海默症患者,因為病菌的侵入,而使得腦部處理視覺和空間訊息的區域,受到損傷所引起的。這導致病人無法辨認自己身處何處,也搞不清方向的後遺症。為了怕母親走失與遺忘,妲麗亞除了在家中四處張貼各種提醒的小字條之外,也懇求鄰居與好友們輪流在她出外工作時,幫忙照顧自己的母親,可想而知,妲麗亞一個人要獨自面對著老母與幼子,心中的苦楚也漸漸地成了一種莫名的壓力,但她也記起了母親先前身體狀況還好的時候,所告訴她的有關香草古老療效的話語,於是在必須要多花些時間陪伴照顧著母親的日子裡,她也開始了認真從母親留給她的一些珍貴的藥典中,一頁一頁找尋著母親所說的那種安定身心靈的古老祕方。 

 

        而在平常的生活中,妲麗亞的母親,開始出現了語言和情緒上的障礙,也就俗稱的失智與癡呆(dementia),而隨著病情加重,也是片中有一天,母女在日常的對話中,妲麗亞的母親突然驚懼地一躍而起,充滿防衛與敵意地看著妲麗亞的母親,原來這就是阿茲海默症其中一項最令人家屬感到痛苦的地方,就是病患到最後,竟然連親人的記憶都消失,沒辦法認得親友,即使是親如母女,這樣的轉變讓妲麗亞陷入了難以自處的憂慮中。

  

        但是這樣的夢魘還沒結束,緊接而來的變化更是讓她不知所以,原來當阿茲海默症越來越嚴重時,病患在生活各方面,會變得完全依賴他人,所有日常生活中簡單的行為,像是洗澡、吃東西、上廁所…等等都需要他人的協助,因為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腦部病變,影響了腦神經中樞的指令下達功能,不僅僅是記憶的喪失,也因為病菌會侵襲像是例如基底前腦(basal forebrain)以及海馬迴(hippocampus),連帶地其他基本的言行功能等很重要的區域,都因此受到影響,無法自主的病人,根據世界各國的統計報告顯示,從罹患病症診斷確定日算起,阿茲海默症的病人一般可有6-8年的壽命,有許多甚至存活超過20年,由於阿茲海默症患者,需要專人日夜看護,因此病患親友的生活,往往也跟著受到很大的影響,這也成了病患和家屬之間,一場場漫長而心力交瘁的親情磨難。 

       

          電影的劇情在導演瑪麗亞‧諾瓦柔(Maria Novaro)的運鏡下,隨著妲麗亞的母親逐次消逝的記憶中,緩緩地推進,在看似不慍不火近乎夢幻的鏡頭下,拍出的讓人沉重的心靈,一場又一場妲麗亞與逐漸失智的母親,在日常生活中衝突失衡的寧靜風暴, 母女之間原本相依為命,在失婚的婦女世界裡相互鼓勵取暖,卻因為母親失智症的逐步發作,世界因此傾圮。

  

T1.jpgL7.jpgL9.jpgL12.jpgL22.jpgL24.jpgL26.jpgL21.jpgL45.jpgL47.jpg      

  

        當片中的母親,已經無法向妲麗亞清晰地描繪出,有關心靈藥方在藥典中正確的頁次時,也象徵著兩人之間溝通的心門已然關閉,而每下愈況幾近失控的阿茲海默症病痛,終究還是將母親帶進了,一個外人,包括妲麗亞自己在內,都難以探究的神秘緘默世界,一如隔壁鄰居,那位痛失孫女的老太太,透過了一條似乎象徵迷途與出口的橋,那條妲利亞偶而會帶著小孩走過的橋,總是會看到死去的孫女,穿著華麗嬌艷的生日禮服,卻一直遲遲徘迴步去,那條橋像是一條承接在陰陽兩隔的世界,安慰著生者,也安撫著死者的心靈。

       

        而因病失去了與外界溝通能力的母親,到最後甚至連女兒都不記得了,這樣殘忍的轉變,也好像是陰陽兩隔的世界,讓妲麗亞有著難以言喻的痛苦,明明母親就在眼前,但再也不能像已往那樣替自己解惑,妲麗亞只能獨自憑藉自己的力量,去找到跟母親溝通的媒介,而那媒介不是別的,正是母親交給自己的香草藥典,中,妲麗亞逐頁去找尋出這個傳承世代的心靈解藥,傳說有著「治癒人受傷心靈」的神奇療效,一如隔壁的老太太是靠著對生命的樂觀,開啟了跟早已過往的孫女,一分跨越陰陽相隔的大門。

 

       電影到了最後,究竟妲麗亞有沒有,從古老的香草藥典中找到傳說那份安定心神,治癒人們受傷心靈的藥方呢? 她跟失智母親之間,她又會如何去實現母親失憶前對她所說的話,那段關於依賴與保有最後的生存尊嚴的祈求呢? 電影結局的安排,在素有印象派導演之稱的導演瑪麗亞‧諾瓦柔(Maria Novaro)的安排下,有了非常寧靜卻又極具震撼人心的結局。

  

        看完電影走出戲院的霎那,相較於已看過同主題的各國電影而言,「香草之家」給我的感受是整部電影的節奏稍顯緩慢,結局有點突如其來,也讓人震感鄧撼,影像風格很特殊,音樂很動人,片中的三代親情的流轉,與鄰居老太太,在捷運車上和陰陽兩隔的孫女間,祖孫孺慕的互動很感人,讓人在看完之後,對於生老病死的意涵,有了一些新的視野與深思觸動。

 

         電影節奏緩慢的推移,可能跟導演想要呈現出在阿茲賴默症的侵襲下,時間,成了病患與家屬最漫長而痛苦的等待有關,在時間的長河裡,再看不見病痛得以痊癒的明天,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就成了一種病人與照料者難堪的折磨,而古老香草藥方的神奇氛圍,成了所有人的心靈救贖,而最後的結局安排,導演也丟出了一個讓人深思的生命議題,當生不如死的一刻到來,死亡,成了 一種看似永無止境的漫長等待時,在保存'生命與保有尊嚴之間,身為照顧病患家屬的你,會做出甚麼樣的抉擇? 對於生死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一定要親自到戲院裡去感受這如印象畫風景詩作般的電影「香草之家 Las buenas hierbas」。

 

         這部電影因為導演身兼編導的獨特影像風格,賦予了電影一種神祕幽靜的氛圍,而片中幾位主要的女演員,特別是飾演母親的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她是1950年出生,現年61歲,1968年入行,至今已有33年的影齡,除了女演員的身分外,她同時還是一位歌手與劇作家。因為她們清新自然的演出風格,在羅馬國際電影節參加競賽時,破天荒地讓評審首度將最佳女主角獎,頒給全劇所有女演員。同時這部電影也橫掃了墨西哥電影節,拿下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劇本、最佳女主角、最佳攝影、觀眾票選獎、青年評審團獎與發行商票選獎在內的七項大獎。 

  

女主角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接受不同媒體的訪談。

 

女主角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高歌一曲的丰采。

 

 

女主角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 1975年,25歲的電視作品「Paloma」,有非常動聽的歌曲

 

 

1976年,26歲時的作品「La Palomilla 」。

 

 

導演瑪麗亞‧諾瓦柔(Maria Novaro)跟片中飾演女兒妲麗亞的演員烏蘇拉‧普魯聶達(Úrsula Pruneda)接受媒體訪談

 

 

 

LP.jpg  

香草之家  Las buenas hierbas

上映日期:2011-06-03

類  型:劇情

片  長:1時57分

導  演:瑪麗亞‧諾瓦柔(Maria Novaro)

演  員:奧菲麗亞‧麥迪納 (Ofelia Medina)、烏蘇拉‧普魯聶達(Úrsula Pruneda)、安娜‧奧菲麗亞‧莫吉亞(Ana Ofelia Murguía)與Cosmo González Muñoz

發行公司:聯影/聯贏

官方網站: http://www.cineplex.com.tw  與  http://www.facebook.com/CineplexTW

 

(註)

一、本文中介紹的電影海報與劇照,係引用自Yahoo! 奇摩電影頻道( http://tw.movie.yahoo.com/movieinfo_photos.html/id=3883),圖片純粹用於推薦好電影之目的,無任何商業利益之考量,版權歸屬聯影/聯贏電影發行有限公司,與Yahoo! 奇摩電影頻道所有,請勿任意轉載,或另移作商業使用。 

 

二、本文介紹的電影與音樂影片,無任何商業利益考量,是引用自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版權歸屬Youtube 頻道、版權歸屬各相關電影發行公司、聯影/聯贏電影發行有限公司( http://www.cineplex.com.tw),相關音樂發行公司或上傳者所有,請勿任意轉載,或另移作商業使用。

    全站熱搜

    SJKen的浮光掠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